吴花燕

编辑 锁定 讨论
吴花燕,女,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炮炉山组人,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大三学生。 [1] 
2019年10月28日,因省钱救弟,长期严重营养不良,身高只有1.35米,体重21.5公斤,引发全国人民爱心关注。
2020年1月13日下午,吴花燕因病去世,年仅24岁 [2]  。1月14日,尊重吴花燕生前意愿,她的遗体被捐赠给贵州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学实验中心,供教学研究使用 [3] 
中文名
吴花燕
出生地
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炮炉山组
逝世日期
2020年1月13日
职    业
学生
代表作品
远方

吴花燕人物经历

编辑
2019年24岁的吴花燕,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炮炉山组人,目前是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经济学专业大三学生。严重营养不良,加上被病痛折磨,躺在病床上的吴花燕看上去就像个
生前照片
生前照片(5张)
10多岁的小孩,四肢消瘦得只剩皮包骨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姐姐身高只有1.35米,昨天称了一下,才21.5公斤。”弟弟小吴抹着泪说,他已经没有了爸爸妈妈,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不想再没了姐姐。
原来,早在吴花燕4岁的时候,妈妈不知道患了什么疾病,病发才一天多时间,第二天就永远离开了他们。从那以后,父亲带着姐弟俩相依为命。本以为日子慢慢的熬下去,苦日子总会熬过去的。没想到,老天对他们一家太不公平了,在吴花燕18岁那年,父亲患上了肝硬化,家里没钱治疗,熬了半年,父亲也狠心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下葬那天,姐弟俩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姐弟俩只有用哭声麻痹内心的无助。

吴花燕家庭状况

编辑
父亲去世后,吴花燕便和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弟弟搬到了大伯家。吴花燕和弟弟是国家一级贫困户,2014年9月吴花燕升入高中,父亲生病,从那开始姐弟俩靠每个月30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
从高一那年开始,吴花燕节约到了极点,就是为了省下生活费。“我从来舍不得吃早餐。”吴花燕为了节约钱,在她整个高中时代,根本就没有早餐的概念,有时中餐吃了馒头,晚餐还是馒头,就连一个肉包都不舍得吃,一天仅仅花2块钱。吴花燕到学校食堂基本上只是打白米饭,很少打菜。同学看见很纳闷,后来悄悄跟随吴花燕到教室,才发现吴花燕每次都是从书包里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糟辣椒拌饭吃。自带的糟辣椒,这5年多来就是吴花燕的下饭菜。为了省钱,有时吴花燕就连白米饭和馒头都省了,自带的红薯就对付一顿。
正因为常年不舍得吃,以至于吴花燕上了高中,身高都只有1.25米,也是因为营养不良,身体抵抗力特别差,脚上经常长包、肿胀,常人走两步的路,她要分三步走。村里人都劝她拿上学的钱去治病,可她不愿意,坚持要读书。
到了高三那年,吴花燕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导致她的头发狂掉,眉毛接着也掉光,直到这时候,她仍没有到医院彻底检查,因为她担心花钱,为了缓解病情,她经常到路边摊随便花几块钱,买些江湖郎中的药膏擦一擦。就在同年,弟弟小吴的间歇性精神病也发作了。“弟弟胡言乱语,眼神呆滞,到处乱跑,连我都不认识了,我特别绝望,但是我知道不能放弃。”吴花燕把弟弟送到了松桃县华康医院治疗,虽然医保为弟弟的住院费报销了50%,但面对剩下的5000元住院费,吴花燕仍只能到处筹款。“我已经失去了爸爸妈妈,弟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再失去弟弟。”吴花燕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她一定要把弟弟的病治好。 [4] 
为了弟弟的住院费,吴花燕从沙坝河乡民政局跑到了松桃县民政局,写了20多张申请书去筹款,在2017年的暑假才把剩下的5000元住院费筹到。2017年12月,吴江龙痊愈出院。
2019年10月13日,她到医院检查后,才得知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 [5] 
据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介绍,吴花燕死亡原因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多次组织全院多学科会诊,考虑早老综合征(HGPS),由此引起严重心血管及瓣膜病变,于2020年1月13日出现心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6] 

吴花燕爱心救助

编辑
2019年10月30日,铜仁市民政局对吴花燕同学困难求助的报道密切关注。据查,从农村低保制度实施以来,松桃县民政局为吴花燕姐弟长期发放低保金,并两次发放临时救助金。鉴于其姐弟生活困难现状,民政部门紧急启动急难救助程序,解决2万元急难救助资金,并将继续跟踪关注这位坚强、善良女孩的生活情况,根据民政部门承担的低保、临时救助职责,积极会同相关部门协商解决。 [7] 
2019年10月25日,9958救助中心核实评估了吴花燕家庭贫困,病情危重,需要长期治疗的情况,因此接受了吴花燕及其家属的求助需求。吴花燕及家属随后填写了9958救助申请表,正式进入救助流程。9958救助中心为她在公募平台开通了筹款项目,引起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广泛关注。微公益平台与水滴公益平台共计为吴花燕筹款1004977.28元。 [8] 
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而后,结合当地政府启动救助机制的现实情况,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8] 

吴花燕诗歌作品

编辑
《远方》
最后,
我将回到云贵高原,
在贵州最高的屋脊,
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
在那里,
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
带我驶向远方。 [9] 

吴花燕人物事件

编辑
主词条:吴花燕事件
吴花燕身后,曾主导其网上募捐的9958救助中心,陷入舆论的风暴眼。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作为一家具备网络募捐资质的专业机构,9958在执行吴花燕的筹款过程中,存在主观夸大的嫌疑,使外界产生其“因贫致病”的观感。此外,以同一案例在三家平台筹款,总金额达到百万之巨,直到吴花燕去世前,家属只收到两万元善款 [10] 
2020年1月20日,中华儿慈会回应吴花燕善款处理情况,100万余元善款全部原路退回。 [1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