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剂

编辑 锁定 讨论
塑化剂是在工业生产上被广泛使用的高分子材料助剂,又称增塑剂。凡是添加到聚合物材料中能使聚合物塑性增加的物质都称为塑化剂。塑化剂的使用可以改善高分子材料的性能,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益。 [1]  是一类重要的化工产品添加剂,作为助剂普遍应用于塑料制品、混凝土、泥灰、水泥、石膏、化妆品及清洗剂等材料中,特别是在聚氯乙烯塑料制品中,为了增加塑料的可塑性和提高塑料的强度,需要添加邻苯二甲酸酯,其含量有时可达产品的50%。增塑剂的作用主要是减弱树脂分子间的次价键,增加树脂分子键的移动性,降低树脂分子的结晶性,增加树脂分子的可塑性,使其柔韧性增强,容易加工,可合法用于工业用途,广泛存在于食品包装、化妆品、医疗器材,以及环境水体中。例如保鲜膜、食品包装、玩具等。 [2] 
2011年5月曝出台湾地区多家企业产品受塑化剂污染,涉及的产品有:运动饮料、果汁饮料、茶饮料、果酱、果浆或果冻、胶囊锭状粉状食品、添加剂。这场非法食品添加剂酿成的食品安全危机,引起了社会对塑化剂强烈广泛的关注。 [1] 
中文名
塑化剂
英文名
plasticizer
别    称
增塑剂
水溶性
难溶于水
应    用
食品包装、混凝土减水剂等
危险性描述
干扰人体内分泌,影响生殖系统发育
归    类
高分子材料助剂
功    能
使柔韧性增强,容易加工
种    类
DEHP、DIBP、DBP、DOP等

塑化剂简介

编辑
邻苯二甲酸酯(Phthalic Acid Esters,简称PAEs,别名酞酸酯),是一大类脂溶性化合物,普遍用作塑胶材料的塑化剂,被确认为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不得添加在食品里。常见的有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i- 2-ethylhexyl phthalate,DEH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i-butyl phthalate,DBP)和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i-ethyl phthalate,DEP)等。 [3] 
2011年5月24日,台湾地区有关方面向国家质检总局通报,发现台湾“昱伸香料有限公司”制售的食品添加剂“起云剂”含有化学成分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该“起云剂”已用于部分饮料等产品的生产加工,截至5月29日,全台湾受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污染产品已超过500项。 [3]  2012年11月酒鬼酒中塑化剂含量超标高达260%的消息曝光,酒中共检测出3种塑化剂成分,分别为DEHP、DIBP(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和DBP。据业内人士介绍 ,原因主要为生产过程所使用的橡胶管道含有塑化剂,迁移至酒中所致。 [4]  由此,塑化剂逐渐受到公众关注。

塑化剂理化性质

塑化剂种类很多,包括邻苯二甲酸酯、脂肪族二元酸酯、脂肪酸酯、苯多酸酯、多元醇酯、环氧烃类、烷基磺酸酯等。狭义的塑化剂主要是指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是邻苯二甲酸形成的约30种酯类的统称,目前它是塑化剂的主体,主要由1个刚性平面芳环和2个可塑非线性脂肪链组成。 [5] 
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一般在常温下为无色透明的油状黏稠液体,属脂溶性物质,易溶于甲醇、乙醇、乙醚等有机溶剂,大多数是高沸点、低挥发度的液体,少数则是熔点较低的固体,其合成通常是由萘和邻二甲苯催化氧化生成邻苯二甲酸酐,然后邻苯二甲酸酐与各种醇类酯化而获得。 [5]  难溶于水,比重与水接近,与塑料分子的相溶性较好,两者间主要由氢键或范德华力结合,彼此保持相对独立的化学性质。可增加聚合物材料的延展性和柔韧性,改善加工性能,提高塑料制品的强度。 [6] 

塑化剂主要性能

塑化剂通常在结构上具有极性或部分具有极性,是高沸点、难挥发与聚合物有良好混溶性的液体或低熔点固体。塑化剂分布在大分子链之间,能降低分子间作用力,使聚合物粘度降低,柔韧性增强。塑化剂分为主、副增塑剂两大类,主塑化剂的作用是与树脂很好的相容,其渗透性小、挥发性低,可提高塑化效率。 [1] 
常用的主塑化剂有邻苯二甲酸酯类和磷酸酯类。副塑化剂又称为辅助塑化剂,其主要作用是与主塑化剂并用,以达到降低成本的作用,常用副塑化剂有脂肪族二元酸酯等耐寒型和环酯塑化剂。 [1] 
塑化剂的种类不同对制品的性能影响有差异,在实际生产中极少单独使用一种塑化剂,常几种塑化剂混用,性能互补,达到良好的塑化效果。 [1] 

塑化剂分类

塑化剂主要有脂肪族二元酸酯类、苯二甲酸酯类(包括邻苯二甲酸酯类、对苯二甲酸酯类)、苯多酸酯类、苯甲酸酯类、多元醇酯类、氯化烃类、环氧类、柠檬酸酯类、聚酯类等多种。目前世界上已经研制和生产了上千种塑化剂,应用较多的有300~400种,我国生产的塑化剂约有100~110种。 [1] 
很多医用塑料用品如导管、输液袋等,也都含有这种物质。塑化剂产品种类多达百余种,自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使用,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很快取代了当时用作塑化剂、气味很大且易挥发的樟脑。1935年,随着聚氯乙烯工业化生产,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逐渐成为塑化剂的主体,约占塑化剂总产量的80%左右。这类塑化剂有良好的防水性及防油性,常温下为无色透明的油状液体,难溶于水,易溶于甲醇、乙醇、乙醚等多种有机溶剂。包括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在内的塑化剂均是石油化工产品,只能在工业上使用,根本不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且具有毒性,因此禁止添加进任何食物、药品和保健品中。 [2] 
比较常用且目前因增塑剂事件受到关注的邻苯二甲酸酯有: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正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邻苯二甲酸丁苄酯(BBP);邻苯二甲酸二(2一乙基)己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NP)。 [2] 

塑化剂发展现状

我国具有塑化剂生产线约130条,其中产能在10万t/a以上的有2条,产能在5~8万t/a的有6条,其他为产能在5万t/a以下的小装置。我国最大的塑化剂生产企业为齐鲁石化淄博增塑剂有限公司和金陵石化公司,工艺技术均从德国巴斯夫公司引进,另外台湾华颖公司、美国埃克森公司、香港华日公司、美国联合碳化公司等几家公司已经或正在国内兴建产能在5万t/a以上的塑化剂生产装置。我国塑化剂的主要消费领域为PVC人造革、电缆线、收缩膜、压延膜、PVC地板墙壁纸和管材等,主要使用地区集中在江、浙、闽、粤地区,世界最大的塑料集团——台塑集团已经准备在浙江投资建设亚洲最大的塑料生产基地。 [1] 
塑料工业的发展离不开塑化剂,全球塑料助剂市场中塑化剂用量占60%左右,我国助剂消费占世界总量的 1/4,并以7%的年增长速度持续增长,塑化剂主要应用领域在PVC制品,2010年我国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的需求突破100万t。随着材料发展“以塑代木,以塑代钢”的产业引导,工业PVC塑料产品将延伸到国民经济、国防建设、国家高科技产业等各个领域,其中工业塑化剂的需求将会持续增长。2010年全世界塑料需求达到2亿t,塑化剂的总销售额占塑料助剂的60%。 [1] 
我国塑化剂的消费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塑料制品生产和消费的最大国。近年来,我国塑料助剂的增长率保持在10%左右,远远超过世界塑料助剂4%的年均增长率,市场潜力巨大,发展前景广阔。 [1] 

塑化剂塑化剂的用途

编辑
塑化剂在塑料制品、橡胶、塑料薄膜、降解塑料、高分子材料、化学材料、汽车制造、电子电器、纳米材料、航空、航天、食品卫生、涂料与粘合剂、纺织印染、造纸、油墨、清洗剂、化妆品、皮革、清洗剂等众多行业都有相当普遍的应用。 [1] 

塑化剂混凝土应用

一般混凝土的含水量越高,其流动性及加工性越好。但在混凝土有足够的水分时,混凝土凝固后的强度和含水量恰成反比。因此若要混凝土有高强度,混凝土的水量不能过多,此时的加工性就会变差,塑化剂可以在不影响混凝土的加工性的条件下减少其含水量(因此称为减水剂),同时也提升混凝土的强度。生产高强度混凝土或纤维强化混凝土时,常用此方式来提升强度。 [7] 

塑化剂石膏干壁应用

石膏干壁中使用的塑化剂也称为分散剂,可增加石膏凝固之前的加工性。为了减少使干壁干燥所需的能量,在制作时会加入较少的水,此时的加工性就会变差,加入塑化剂可以改善其加工性。但若加入过量的塑化剂,会出现缓凝作用,也会使石膏干壁强度变差。 [7] 

塑化剂含能材料应用

含能材料及烟火药剂一般会使用增塑剂,一方面可以改善推进剂的本身或其粘合剂的物理性质,另一方面也可以当成辅助燃料,提升单位质量燃料所提供的推进力(即比冲)。在固态火箭推进剂及无烟火药中特别需要增塑剂改善物理性质或提升比冲。可提升比冲的增塑剂一般称为含能增塑剂(energeticplasticizer)。其优点是可减少推进剂的质量,增加火箭载荷或提升其最大速度。 [7] 

塑化剂食品包装

聚乳酸(PLA)用作食品包装材料有其独特的优势,其完全可以替代传统的包装材料,而且其独特的环保性让其在包装材料的未来发展中占有重要的一席。PLA材料具有光洁的表面和高度的透明度,因此可以在食品包装应用领域同聚苯乙烯和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PET)竞争。PLA目前已经应用于如水果蔬菜、鸡蛋、熟食和烘烤食品的硬包装。PLA薄膜正在用于三明治、饼干和鲜花等商品的包装上。还有将PLA吹塑成瓶子用于包装水、汤、食品和食用油等方面的应用。 [7] 
日常生活中常使用的保鲜膜,一种是无添加剂的PE(聚乙烯)材料,其黏性较差;另一种是PVC(聚氯乙烯)保鲜膜,有大量的塑化剂,以让PVC(聚氯乙烯)材质变得柔软且增加黏度,适合生鲜食品的包装,因此使用更广。还有一种含有塑化剂的产品是PVC制造的儿童玩具,欧盟已经明定塑料玩具中塑化剂的含量需在0.1%以下。女性经常使用的香水、指甲油等化妆品里也含有塑化剂。 [1] 
“起云剂”是一种合法食品添加物,经常使用于果汁、果酱、饮料等食品中,是由阿拉伯胶、乳化剂、棕榈油及多种食品添加物混合制成,目的是帮助食品乳化,改善食品口感和其他感官品质的作用。但因棕榈油价格昂贵,售价是塑化剂的五倍,一些公司以便宜且有毒性的塑化剂取代,加入到“起云剂”中,造成了大量食品中含有塑化剂,严重地危害到人体的健康安全。 [1] 

塑化剂塑化剂进入食物的途径

编辑
纵观已经发生的食品中含塑化剂事件,归纳其产生原因主要有4方面因素:一是非法人为添加;二是环境污染严重;三是在加工环节产生;四是塑料包材的影响。 [5] 

塑化剂非法人为添加

一些不法商家为了追求产品的外观诱人,比如饮料的黏稠、酒类的挂壁,在食品中非法添加塑化剂降低了生产成本,同时又达到了高品质的外观要求。 [5] 

塑化剂环境污染严重

1935年聚氯乙烯生产工业化,PAEs作为塑化剂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目前它是塑化剂的主体,其产量占塑化剂总产量的80%左右,大部分用于聚氯乙烯和氯乙烯共聚物。现在每年在世界范围内PAEs塑化剂的使用量约为 300万吨,另外还普遍用于驱虫剂、杀虫剂的载体,化妆品、合成橡胶、润滑油、箔片、印刷用墨水的添加剂等。 [5] 
加工中使用塑化剂的产品应用越来越多,使用过程中对环境有影响,如农田里农用薄膜中塑化剂的挥发、驱虫剂使用;另外在其使用后的处理比较单一,即塑料制品焚烧,焚烧后产物转移至空气和土壤,这些都使得塑化剂成为最为广泛的环境污染物,许多国家的大气、湖泊、河流和土壤中已检测出不同浓度的塑化剂。各种加工食品的原料从被污染了的环境中吸收塑化剂,随加工而进入制成品中,如大豆、菜籽等油料农作物带入使塑化剂溶解在油脂中。 [5] 
有专家调查了我国不同省份、不同区域空气中塑化剂的总量,发现其在5.2~1153.0μg/mL变化,其中重庆和黑龙江最高。我国农田土壤的塑化剂污染也相当严重,不同地区23块耕地土壤调查显示,其质量浓度为0.89~10.03mg/kg。 [5] 

塑化剂加工环节产生

各类食品加工过程中不可避免会接触到一些由塑料、橡胶材料制成的设备或管道、容器,其中如果含有塑化剂,就可能迁移到产品中而污染产品。比如大米、小麦粉企业生产中的斗式提升机的料斗、带式输送机的输送带、溜管(常用塑料作为衬填物),以及大米抛光机中的塑料固定片等,但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塑料制品中大部分都无需加入塑化剂,但如果用回收的废旧材料制作成的塑料制品,一般都会加入塑化剂;在食用油加工过程中使用的助剂有时促进污染,像浸出油的溶剂提取剂(主要是正己烷)若在其本身生产过程中接触塑料,就可促使更多塑化剂进入食用油中;在酒类生产企业中原酒运输管道为塑料制品,大量的原酒会将制品中的塑化剂释放出来;另外,食品加工过程中使用香精和含香精的其他食品配料,则常常成为塑化剂污染的源头之一。饮料塑化剂事件中被查出的500多种问题产品当中,主要的来源就是香精和含香精的食品配料。 [5] 

塑化剂塑料包材的影响

作为酯类物质,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与塑料基质分子两者间没有紧密的化学键(如共价键)结合,而仅以氢键或范德华力与塑料相连,彼此仍保持独立的化学结构,因此当塑料制品接触到食品中的油、酒精、脂肪时,其中的邻苯二甲酸酯便会溶入其中。 [2]  而食品包装、制作工艺中的很多用具,都有可能是塑料制品,像酿酒工艺里,有的管道、容器,就可能是塑料产品,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含有塑化剂成分相对比较多的聚氯乙烯(PVC) [2]  。经检测,所有PVC制品都含有塑化剂,而PVC的保鲜膜、托盘、塑料瓶、垫片等在企业生产和家庭生活日用品中广泛使用。其次,橡胶垫片、聚偏二氯乙烯(PVDC)包装膜、回收塑料产品等包装材料可能会添加塑化剂。 [5] 

塑化剂塑化剂的毒性研究

编辑
长期以来塑化剂以使用DO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等邻苯类的产品为主,DOP是通用型塑化剂,主要用于聚氯乙烯脂的加工、还可用于醋酸树脂、ABS树脂及橡胶等高聚物的加工,也可用于造漆、染料、分散剂等,DOP 塑化后的PVC可用于制造人造革、农用薄膜、包装材料、电缆等。随着塑化剂在食品和医药领域的广泛使用,对其毒性的研究也就更加重视。1982年美国权威国家癌症研究所对DOP的致癌性进行了生物鉴定,得出结论:DOP能使啮齿类动物肝脏致癌。美国环境保护部门研究发现,DOP可以引发组织癌变,扰乱内分泌。尽管目前DOP对人体致癌的结论仍有争论,由于考虑到塑化剂特别是DOP存在潜在的致癌危险,国际上均采取了相应的措施限制使用,美国环境保护局已经停止了六种新的邻苯二甲酸酯类产品的生产。研究发现当PVC塑料袋内存贮的血液输入人体后,在人体肺部发现有DOP存在。DOP对三岁以下儿童危害最大,欧盟已经对某些儿童用品禁止使用PVC。目前,我国的塑化剂有关法规与欧盟等发达国家标准严格程度的差距主要表现在限制量上的差距巨大。国内生产的主塑化剂特别是在卫生、低毒等方面达不到环保要求,特别是一些非法商贩,将工业塑化剂应用于食品及医药领域,造成的危害性是无法估量的。 [1] 
另外,PAEs可通过呼吸道、消化道和皮肤等途径进入人体,目前国内外研究发现,人群PAEs污染状况已相当严重,在早熟女童血液中、育龄期妇女尿样及母乳中均检测到PAEs。近年来,这类化合物引起的环境健康危害,受到环境科学、公共卫生领域、媒体甚至普通大众的广泛关注。 [3] 

塑化剂急性毒性

PAEs急性毒性较低,大鼠LD50分别为经口30~34g/kg,腹腔注射15~30g/kg,静脉注射1~2g/kg,小鼠LD50为33.32g/kg,兔为33.9g/kg,豚鼠为26.3g/kg。 [3] 

塑化剂致癌致畸致突变作用

PAEs可作用于细胞的染色体,使染色体的数目或结构发生变化,从而使一些组织、细胞的生长失控,产生肿瘤。如发生在生殖细胞,则可造成流产、畸胎或遗传性疾病。美国国家毒理规划署(NTP)的实验报道,大鼠和小鼠能通过食物长期吸收DEHP而引起肝癌,同时DEHP的代谢单体单-(2-乙基己基)邻苯二甲酸酯(MEHP)也可引起睾丸间质细胞肿瘤。有实验表明,DEHP可在无明显细胞毒性的剂量下,导致胚胎生长发育异常,因此,DEHP可被作为一种潜在的强致畸剂。 [3] 

塑化剂对雄性生殖道发育影响

PAEs在体内、体外实验以及动物模型中均表现出明显的抗雄激素作用,对婴幼儿内分泌和生殖系统的发育产生影响。
动物实验表明,围产期PAEs及其代谢产物暴露会导致雄性大鼠性细胞分化异常,表现出特殊毒性症状,如尿道下裂、隐睾症等,类似人类胎儿期性腺发育异常引起的睾丸发育不全综合征(testicular dysgenesissyndrome,TDS)。TDS主要由男性性分化过程中支持细胞和/或间质细胞发育和功能异常引起的。 [3] 
近年来TDS的发病有增加趋势,如隐睾症是儿童最常见的先天性畸形,影响2%~4%或更多的新生男婴。睾丸癌是年轻男性较罕见的癌症,但调查显示西方国家该病发病率在1950年后逐渐增加。PAEs可以造成宫内暴露的雄性子代生殖器畸形,如前列腺畸形、尿道下裂、隐睾和肛门生殖器距离(anogenital distance,AGD)缩短等。 [3] 

塑化剂雌性生殖毒性作用

对具有正常排卵周期的雌性SD大鼠进行灌胃染毒2g/kg的DEHP,结果发现受试大鼠自然排卵周期改变,动情周期延长和不排卵,受试组大鼠卵泡颗粒细胞变小致使卵泡的体积减小和出现多囊卵巢。主要是通过其代谢产物MEHP影响卵巢功能,作用位点主要是卵巢颗粒细胞。孕酮的分泌量的下降与MEHP存在剂量-效应关系。PAEs的雌激素效应可能与生物体的生殖系统发育异常、生殖功能障碍、生殖系统及内分泌系统肿瘤以及神经系统发育和功能损伤有关。 [3] 

塑化剂对人体的危害

有因误服PAEs而发生急性中毒的报道,误服可引起胃肠道刺激,中枢神经系统抑制、麻痹、血压降低等。PAEs的慢性毒性主要表现肾功能下降,病灶性肾囊肿数量增加以及肾小管色素沉着。另外PAEs还可产生肝脏毒性、肺毒性、心脏毒性,长期接触PAEs,可引多发性神经炎和感觉迟钝、麻木等症状。有学者认为哮喘病的增多,也可能与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接触PAEs有关。 [3] 

塑化剂塑化剂的代谢

编辑
邻苯二甲酸二酯类塑化剂分子结构与激素类似并可以模拟雌激素效应,被称为“环境内分泌干扰物”或“环境雌激素”。作为一种环境激素,普遍存在于人们日常生活的各方面,空气、土壤和水中都有塑化剂存在,其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主要取决于其摄入量。以60Kg体重的成人来说,世界卫生组织、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和欧盟卫生部门分别认为,终身每人每天摄入1.5mg、2.4mg和3mg及以下的DEHP是安全的。每天摄入DBP0.3mg是安全的。偶 然食用少量的受DEHP或DBP污染的食品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塑化剂具有蓄积性。动物实验发现,绝大部分DEHP在24~48h内会随尿液或粪便排出体外。48h内停止摄入含有DEHP的产品,体内DEHP浓度便会快速下降。DBP在体内也会被迅速代谢,72h内有85%的DBP经粪便排出,其余部分则由尿液排出。即便如此,长期大量食用塑化剂,仍然会给人体的生殖系统、免疫系统、消化系统带来慢性危害。 [2] 

塑化剂预防塑化剂的危害

编辑
塑化剂广泛存在于生活的各个角落。到目前为止,媒体已相继曝出以下物品中都可能含有塑化剂:食品包装袋、保鲜膜;发胶、口红、指甲油、乳液等化妆品;一次性塑料水杯、塑料手套、雨衣、鞋类、皮革类仿制品、浴室窗帘等日用品;方便面、粉末清洁用品、医疗器具(注射针筒、血袋和医疗用塑胶软管等)、儿童玩具等。 [2] 
按照现代生活方式,完全躲开塑化剂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也没必要过度紧张,因为正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塑化剂并不会伤害人体。不过,人们平时也应尽可能少接触含有塑化剂的塑料制品。 [2] 
日常生活中最容易与食品接触的就是保鲜膜,保鲜膜分为聚乙烯(PE)保鲜膜和聚氯乙烯(PVC)保鲜膜。如果塑料制品上标有PVC,说明里面含有塑化剂。尤其要注意的是,带保鲜膜的食物一定不要放入微波炉里加热,特别是肉类,因为塑化剂一旦接触油脂,就会释放出有毒物。此外,选择儿童用品时,过软、过小的塑料制品尽量少买。大家不必谈“剂”色变,正确认识和使用是关键。 [2] 
为降低塑化剂的吸收,日常生活中要改变一些生活习惯。在选用食品容器时,应当尽量避免使用塑料材质,改用高质量的不锈钢、玻璃和陶瓷容器;保存食品用的保鲜膜宜选择不添加塑化剂的PE材质,而且最好少用保鲜膜、塑料袋、耐油纸等包装或盛放食物;尽量避免用塑料容器放热水、热汤、茶、咖啡等,特别是热的和含油的食品;尽量少用塑料容器放食品在微波炉中加热;尽量不喝酒或少喝酒。 [2] 
由于在我国国家标准GB 9685-2008《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中规定的允许用于塑料包装材料的近20种增塑剂中,大部分尚无检测方法,导致无法判定其是否合格,因此,相关部门应尽快完善增塑剂检测方法并明确判定标准。 [2] 

塑化剂增塑剂限用法规

编辑
为了避免增塑剂由各种途径进入人体而产生潜在危害,多年来许多国家政府和管理机构对增塑剂的安全使用都制订了严格规定。 [3] 
2005年欧盟议会和理事会通过的2005/84/EC指令规定,所有玩具及育儿物品中DEHP、DBP及BBP(邻苯二甲酸酯)的含量不得超过0.1%。加拿大两项法规草案要求对所有儿童玩具及护理用品的软聚氯乙烯塑料中DEHP、DBP及BBP的浓度不得超过1000mg/kg,而4岁以下儿童可含放入口的儿童玩具及护理用品的软聚氯乙烯塑料中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NP)、邻苯二甲酸二异癸酯(DIDP)和邻苯二甲酸二正辛酯(DNOP)的浓度不得超过1000mg/kg。 [3] 
2007年1月起,欧盟已禁止在玩具和儿童用品中使用DBP、DEHP、BBP和限制使用DINP、DIDP、DNOP。许多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也相继出台禁止或限制某些增塑剂在玩具、医疗器械、食品医药包装等领域使用。 [3] 
2008年8月14日美国通过《美国消费品安全加强法》(CPSIA)和美国玩具安全标准ASTM F963加强法规定,自2009年2月10日起禁止销售、分销及进口含有浓度超过0.1%的DEHP、DBP及BBP或BBP的儿童玩具和儿童护理用品。此外,也规定暂时禁止销售、分销及进口可放进儿童口中含有浓度超过0.1%DINP、DIDP和DNOP的儿童用品。 [3] 
美国玩具标准ASTM F963-08新版本于2009年8月17日成为CPSIA的强制性玩具安全标准。该标准规定奶嘴、摇铃和咬圈不能含有DEHP。美国加州关于限制PAEs的AB1108法令比CPSIA更加严格。AB1108法规从2009年1月1日起禁止在加利福尼亚销售、配送或制造上述6种规定的PAEs含量超过0.1%的玩具和儿童护理产品。CPSIA有关DINP、DIDP和DNOP的禁令为1年的过渡期,而加州AB1108的禁令则是永久性的。 [3] 
美国环保局(EPA)将6种PAEs类化合物列入129种重点控制的污染物名单中,包括DMP、DEP、DBP、DO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BBP和DEHP。 [3] 
日本《食品卫生法JFSL》和《儿童玩具标准ST2002》规定,玩具不得使用以DEHP、DBP或BBP为原料的PVC树脂。以DINP、DIDP或DNOP为原料的PVC树脂。不得用于与嘴接触的玩具以及3岁以下儿童玩具、安抚奶嘴和婴儿磨牙圈不得使用含PVC的合成树脂为原料。食品包装中规定,PVC塑料制品内不得检出有DEHA、TCP(磷酸三甲苯酯)类增塑剂含量不得超过1mg/g。 [3] 
阿根廷政府公布从2008年9月起,禁止销售、生产、进口、出口或免费提供由6种PAEs含量大于0。1%的塑料制品制成的玩具和儿童护理品。 [3] 
丹麦除执行欧盟决定的6项含量要求外,还规定3岁幼童所使用的玩具及育儿用品中PAEs含量不得超过0.05%。
2009年7月3日,欧盟对包括我国制造的3批产品进行了通报,原因是不符合欧盟2007年6月1日实施的《关于化学品注册、评估、许可和限制的化学品新法规》(REACH法规)规定。通报说,儿童玩具产品中存在化学风险——含有一定含量的DEHP和DINP,禁止销售,要求从市场召回产品。 [3] 
我国环境优先污染物黑名单中也包括3种PAEs化合物:DMP、DBP、DOP。 [3] 
参考资料
  • 1.    刘风云. 塑化剂的应用及其危害[J]. 广东化工, 2011, 38(11):77-77.
  • 2.    刘明华. 塑化剂的危害与预防分析[J]. 绿色科技, 2013(4):210-212.
  • 3.    王民生. 邻苯二甲酸酯(塑化剂)的毒性及对人体健康的危害[J]. 江苏预防医学, 2011, 22(4):68-70.
  • 4.    林春滢, 王庆新. 食品中塑化剂的来源分析及应对措施[J]. 现代农业科技, 2015(2):284-285.
  • 5.    张霞, 施炎炎, 丁红梅, et al. 塑化剂与食品安全问题探讨[J]. 粮食科技与经济, 2014(1):44-46.
  • 6.    雷艳虹. 常见塑化剂简介[J]. 化学教学, 2013(4):71-73.
  • 7.    毛娜. 增塑剂的发展及应用[J]. 广州化工, 2013, 41(16):35-37.
词条标签:
科学百科化学分类 中国化工学会 科学 学科